晚期乳腺癌痊愈?美国不稀奇

晚期乳腺癌痊愈?美国不稀奇

发布于2018-02-12 9337

2016年6月,央视电视台前著名主持人郎永淳妻子乳腺癌肝转抗癌成功已是健康人,引起轩然大波。乳腺癌出现肝转移已经属于癌症晚期,也就是四期,这样的患者竟然被治愈了,十分令人吃惊。然而实际上,在美国,乳腺癌晚期却被治愈的情况并非罕见。

根据全球最大的乳腺癌公益组织Susan G. Komen®报道,美国有15%乳腺癌转移患者生存5年以上,甚至一些患者可以生存10-20年。

另外,美国MD 安德森癌症中心2015年发表一项研究,对2003年-2005年的570名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做了长达100个月的随访,其中有16%的患者经治疗后均检测不到癌症(NED)。此外,这些晚期癌症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竟然高达102个月(8.5年时间)。

图: Susan G. Komen® 乳腺癌公益组织中的乳腺癌幸存者

除了官方数据,在乳腺癌大型论坛中,也经常可以见到晚期乳腺癌患者分享长期生存的故事。下面是在大型疾病论坛ISPIRE上患者分享的故事:

Nan07(乳腺癌IV期肝转移患者):

Hi-

2007年我被诊断为乳腺癌IIIB期。8年后复发,肝部有转移。……哪位患者实现了长期生存,可不可以分享一下?谢谢!

Chloe777回复:

你好!很难过你有肝转,但在这里我想跟你说,许多女性包括我在内,都跟你一样的情况,并且活了很多年。我在2011年被诊断为乳腺癌(ER阳性、HER-2阴性),伴肝转移。我接受过多次芳香化酶抑制剂治疗,并且做了肝切除。我有3个病灶复发,现在正在接受化疗。治疗计划是,如果化疗有效,会再次手术或进行射频消融。我能体会你的感受。尽量保持积极心态,并且你要知道,现在有很多种治疗选择!Hugs:))(表示拥抱~)

Nanceann回复:

Hi,首先我想说,你儿子好可爱!其次,我想让你知道,我2007年诊断为乳腺癌,2009年诊断出IV期(晚期)乳腺癌伴肝转移。我做了多次化疗。……

在这里我想告诉你,8年了,我仍然在这里。虽然遇到不少困难,但更多的是长期的欢快时光。珍惜每一天!

 我希望你打起精神!Nanceann

phil9279回复:

我妻子已经渡过了IV期(晚期)乳腺癌的第9年。她在2008年或2009年对一处肝部肿瘤做了射频消融,至今消灭了所有肿瘤。她是HER2阳性,2010年肝处癌症复发——有许多小斑点——以及7处可测量病灶。我们接受了kadcyla化疗/基因检测(注:kadcyla是针对HER2阳性乳腺癌的新药,中国尚未上市)。2011年以后,她已检测不到癌症。

我们在麻省总医院治疗,并且咨询了丹娜法伯研究人员。很喜欢我们麻省的医生——K医生,她非常有经验,我们希望她治疗更激进一些,她这样做了。我妻子不想听相关数据或者预后,她觉得她不是“一个数据”, K医生尊重了她。

该问题共有3页,总共45个回复,回答中多数患者都生存了很多年且态度积极,很多患者提出了治疗经验方面建议或专家医院推荐。

实际上,根据美国SEER官方数据显示,美国癌症5年生存率为66.9%,中国仅为30.9%,5年生存率高出中国近一倍之多。

到底美国治疗乳腺癌优势有哪些呢?

告别“粗放”型治疗

癌症的治疗方式就是简单的切除,化疗与放疗吗?精准治疗看似相似,实则大不同,“对症下药”才能更适合患者,患者不仅能生活的更有尊严,而且可提高生存率。

乳腺癌必须做乳房全切吗?

一般来说,如果在中国发现肿瘤,第一“要务”就是手术切除,患者若想要保留乳房,医生通常会留下这样一句话,“保乳还是保命?”然而,同样的情况,美国患者却有不同选择。

在美国,医生会根据患者情况,对于有些患者会考虑手术前先进行“新辅助化疗”。新辅助化疗可以先让肿瘤缩小,这样医生就可以减少乳房切除范围。患者通常只需要次全切,再加上美国先进的乳房重建技术,几乎可以避免“乳房切除”的尴尬。另外,除了新辅助化疗之外,如果有需要,美国医生还会为保乳患者安排放疗。研究显示,这种联合疗法与乳房全切效果近似,但患者生存质量却大幅提升。此种治疗方式已然成为美国标准治疗选择之一。而近几年,美国医院更是研发了更先进的乳房部分照射放疗,缩短患者治疗时间。而对比国内,仅有27%的乳腺癌患者在最初治疗中接受放疗,远低于其他国家。

准确靠谱的诊断,才能“对症下药”

除此之外,细致靠谱的诊断,才是精准治疗的前提,因为其直接决定了治疗计划。

国内治疗无效,竟因为此?

董女士是我们帮助的乳腺癌患者之一,找到我们的时候,已经是乳腺癌晚期,癌症已经转移到骨头、肺与肝脏。她在国内知名医院接受治疗后病情持续进展,肿瘤不断增大,身体非常虚弱。报着一线希望,董女士选择赴美治疗。到了美国,结果却让她大吃一惊,原来的药物不起作用,竟是因为她在治疗过程中ER 、PR激素受体早已由阳性转为阴性。激素治疗仅对激素受体阳性有效,还用原来的药物,肿瘤进展几乎是必然的。董女士感慨到:“美国的治疗不会只根据你之前的肿瘤细胞免疫组化,而是尽可能提取当时的,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之前在国内,医生都根据我第一次手术时乳腺肿瘤细胞的免疫组化来定的化疗方案,可是事实上造成我复发两次的原因都不是那个ER、PR是阳性的细胞,而是ER、PR为阴性,这就是所谓对症下药!”

董女士在美国开始服用Xeloda等药物第一个星期,之前身体的诸多不适,比如疼痛,呼吸困难等就减轻了很多。“到11月24日那一周,我的CA27,29又降到了132,从380---260---132,所以当天医生很开心,告诉我以后不用每周去见她了,两周一次就可以,情况如果不错,估计是可以拿着药回家吃了。”董女士对此结果十分开心。

2014年,医学著名杂志《柳叶刀》上的研究也显示了国内病理诊断的部分问题,以北京为例,在北京101家医院中,有67.2%的新发病例缺少用于指导治疗方案的基础性病理信息,例如组织学分级、淋巴结状态等。而在保乳手术中,有25.9%的病理实验室报告没有体现手术切缘。这些诊断信息对制定治疗计划,至关重要!

更多的研究,更长的生存期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更多研究,也可能是美国乳腺癌患者生存期较长的原因。除了近期奥巴马发起的“癌症登月项目”,还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资助的 “卓越研究专科项目”(SPORE研究项目)等等。

目前,美国上市了多个乳腺癌靶向药,中国患者只能望洋兴叹。另外,美国还通过20个临床试验证实了OncotypeDX检测的有效性,该技术可以量化患者复发风险,免除不必要的化疗,使治疗更加精细化,我们已经有患者通过该技术免除了化疗痛苦。

美国与东亚乳腺癌临床试验数量对比:4200 VS.718

乳腺癌新药上市情况对比

结语:看来,中国在癌症治疗与研究方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们希望更多患者能像郎永淳妻子一样,得到更好的治疗结果。每一个患者的背后,都是一整个家庭的喜怒哀乐,愿我们的绵薄之力,能够为患者和家人带来多一丝希望。

参考文献:

http://ww5.komen.org/KomenPerspectives/Living-with-metastatic-breast-cancer-(January-2014).html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348887

Fan L, Strasser-Weippl K, Li JJ, StLouis J, Finkelstein DM, Yu KD, Chen WQ,

Shao ZM, Goss PE. Breast cancer inChina. Lancet Oncol. 2014;15(7):e279-89.

http://seer.cancer.gov/statfacts/html/breast.html

Zeng H, Zheng R, Guo Y, Zhang S etc. Cancersurvival in China, 2003-200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Int J Cancer. 2015 Apr15;136(8):1921-30